二次元三次元脑洞聚集地w各种丧心病狂w欢迎各位前来围观w

【双黄/磊渤】从前(二)


牛结实手里抱着陶罐往山上走。他没回头,但他分明已经听见村人击鼓奏乐的声音。他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悲哀,一种被放逐的悲哀,一种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亲人,如今却再也见不到了的悲哀。他就这么浑浑噩噩地往前走,远远地出现了一个白色影子。
牛结实心里一惊。他忘了他所有悲哀的根源是他要死了,惨死在狐妖的利爪下。现在死神正一步一步地逼近,牛结实知道自己逃不过了,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,冷汗冒了一层又一层,让他差点掉了手里的罐子。
那个人影近了,又近了,牛结实闭上眼,等待着利爪撕开自己的胸膛,只等来一个清朗的声音:“你终于来了,我师父在等你。”他疑惑地睁开眼,眼前是一个白皙俊秀的少年,两眼笑得弯弯的看着他。牛结实有些摸不着头脑:这不像狐狸,倒像只小绵羊。少年又说:“你跟我来。”也许是因为少年太过无害,牛结实就这么跟着他走了。一路上少年喋喋不休地讲他“师父”的事:“师父其实从来不吃人的,他只吃鸡。”“我师父可厉害了,特别聪明,做饭还好吃,简直不像一般人类。”牛结实听到这心想:本来就不是人啊。
两人一路走着,到一座小庙前停了下来。
门开着,能看见院子中间栽着的一棵桃树和角落的鸡棚。树下一张石桌,桌前一个人背对他们坐着,一样是一袭白衣。那人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一般转过身来,他生了一双好看的杏眼,此时直直地看向牛结实眼底。他笑,笑的时候唇角的一点小痣也生动起来。他说:“来了。”仿佛是对一个多年的老朋友。
牛结实想,这大概便是那狐妖了。那个人起身,走到他面前。他比他要高些,低着头细细打量,眼底笑意渐浓,还揉进去许多道不明白的情感。他说:“你跟我进屋吧,”又对少年说道“艺兴,去烧水。”
听见“烧水”,牛结实打了个激灵。这不就是要吃了吗!回想一下刚刚狐妖的笑容,和看盘中餐没什么两样啊!
正好狐妖已经先进屋了。牛结实看四下无人,扭头就跑。
这边黄磊正乐呵地吩咐艺兴烧水,想给小渤洗洗他那乱蓬蓬的鸡窝头和脸上的灰道子。正要催他进来,就看见他扔下罐子跑了。黄磊急了,在这山上等了他这些年,怎么能让他说跑就跑了。必须追!
“诶小渤!小渤你别跑!”
牛结实一头雾水:谁小渤啊?你叫我不跑我听你的?我还要不要命了我!一边窃喜这狐妖吃得太胖,跑几步就上气不接下气。看来这次是又逃脱的希望啊。正想着,一个人影嗖地窜出来截住了他的去路。还是那个少年。“你跑什么呀。”他奇怪地问道。牛结实无奈地想,都要被吃了还不跑?你四不四傻?狐妖可算赶了上来,边喘边拍着少年的肩膀:“幸亏艺兴跑得快。小渤你别害怕啊,我不会害你的。你你等回去我和你慢慢说。哦你现在是结实。结实你和我回去我给你解释。”
牛结实急道:“那你烧水干啥?不就是想煮了我吃肉吗!”
黄磊有些哭笑不得。这人还没拴住呢,吃肉的事他倒还没那么着急。
“我那是想烧水给你洗澡。我们真不吃人啊,你看艺兴,多好一孩子,像是吃人的样吗?再说你就说跑了吧,你那村里也不会让你回去。与其饿死在山上,不如跟我回去,我给你炖鸡汤喝啊。”牛结实被他忽悠着,将信将疑地踏进了院门。

评论(3)
热度(4)

© Terry_KAUKA | Powered by LOFTER